-

……

與此同時,龍淵深處。

“小子,你的朋友被已佛門控製,若不搭救,你小子會遺憾終身。”

就在這時,六慾天魔的聲音響徹地穴上空。

轟!

突然,伴隨著一道震天轟鳴,一股恐怖金色波動從秦凡體內爆發開來,傳遍四方,地底天空中的上古龍氣,都被震散成顆粒。

周身靈石,統統化為霧氣。

地穴之外,塗山雪驚醒,滿臉驚駭的看著秦凡:“好強大的神力波動?他突破了?”

緊接著,塗山雪便驚駭的看到,一道金色人影立在地穴中央,渾散發著一股恐怖壓迫感,排山倒海,威震萬靈,即便身為塗山女王,麵對那一股壓迫感,她也無法抵擋,瞬間匍匐在地,俯首稱臣。

而且,塗山雪也注意到,秦凡似乎已經脫胎換骨,可以透過肌膚,看到體內金燦燦的神骨,散發著不朽的氣息,宛若天神。

秦凡化身天神嗎?

秦凡聲音如刀,喝道:“六慾天魔,你說的朋友是誰?”

六慾天魔迴應道:“她一身白衣,身懷上古人皇血脈,人道皇氣護體,風華絕代,可是你的朋友?”

轟!

秦凡如遭雷劈,怒喝道:“姬妙依?她怎麼了?”

六慾天魔沉聲道:“她被八部天龍的天眾和樂神聯手擒拿,即將被佛國佛子冊封為佛國聖女,估計現在已經被帶去天人殿,凶多吉少。”

“她不能當佛國聖女,否則佛國必將誕生第二尊頭陀,這對本尊極為不利。”

“你若能帶本尊出去,本尊願你牽製佛國頭陀,但進入天人殿救人,你自己想辦法。”

聞言,秦凡怒髮衝冠,殺氣直衝九霄:“佛門動她?”

“六慾天魔,隨我出龍淵,共滅佛門!”

說完,秦凡立刻化作一道五色光芒,直衝龍淵出口而去。

塗山雪臉色蒼白,緊隨其後:“秦凡,你能出去?”

“在龍淵等我。”

說完,秦凡便擺脫了塗山雪,轉眼便飛出了深淵,來到龍象屠魔陣麵前。

六慾天魔一身黑袍,揹負著一柄黑劍,緊隨其後,看著秦凡。

“周遊,你最好老實一些。”

“你若敢碰姬家皇女,我必將你永鎮九幽,令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充斥著深淵咆哮了一聲,他的怒火如橫貫天地的河流,似萬年沉寂後爆發的火山,讓此間的塗山雪為之膽顫,讓六慾天魔都忍不住膽寒。

秦凡立刻祭出通天羅盤。

冇有通天羅盤,他也有辦法出去,隻是需要幾日籌謀。

有通天羅盤,一切都簡單了。

隨著他按照某種神秘的規則,將靈元分彆注入裂痕遍佈的通天羅盤之中,通天羅盤飛速放大,綻放出古老神秘的五光十色。

龍象屠魔陣的所有陣圖佈局,脈絡,陣眼等,都浮現在了羅盤之上,彷彿被完全複製到羅盤之上。

通天羅盤飛速旋轉,自我推演,轉眼便找出這座陣法的弱點,羅盤上五光十色立刻化作一道通天光柱,射向深淵上空。

轟!

下一刻,龍象屠魔陣的薄弱之處,立刻被通天羅盤臨時撕裂出一個口子。

“走!”

秦凡目光一凜,立刻叫上六慾天魔飛了出去。

一出龍淵,六慾天魔放肆大笑:“喝哈哈哈,時隔五百年,本尊終於又回來了。”

“佛國的小兒們,你爺爺我回來了,還不上前拜見?”

此話一出,須彌山一片嘩然,佛國震動。

“妙依,等我!”

秦凡則冇有逗留,按照六慾天魔給的情報,火速朝著佛國淨土的天人殿飛去。

……

姬妙依不敢大意,一手抬起,準備打出一道人皇印。

然而,腦海裡,卻突然響起樂神的禮樂,立刻將她尚未凝練而出的神通瓦解。

人皇印冇有如期祭出,慧劍的金色劍芒穿過她指尖,轟在他的胸膛眉心之上。

“額!——”

姬妙依悶哼一聲,身體暴退一段距離,雖肉身冇有受傷,但神魂卻是疼痛不已,大腦一片昏沉。

周遊滿臉得意,似笑非笑:“皇女殿下,八部天龍中的樂神已在你神魂中留下印記,封印你的法術神通,百日之內,你無法使用任何法術神通。”

“還是乖乖聽話,皈依佛門,我為佛子,你為聖女,我一定會照顧好你。”

姬妙依不寒而栗,樂神的禮樂封印,居然長達百日?

百日用不了法力神通,用不了血脈之力,豈不是任由周遊擺佈?

想到這裡,姬妙依道心終於有些動搖了,咬破櫻唇道:“周遊,你是秦凡收的徒兒,你與秦凡是生死摯友,亦是……亦是他的紅顏知己。”

“你對我出手,無異於欺師滅祖,你就不怕秦凡斬殺你嗎?”

周遊仰天大笑:“皇女殿下真是幼稚,你真以為本佛子會拜他為師?本佛子隻是為了天啟印記纔出此下策,叫他幾天師尊?就他一個將死之人,也配當我的師尊?”

“彆說你是秦凡的紅顏知己,哪怕你是他的夫人,你也不需當教聖女,陪我修煉極樂天功。”

說到最後,周遊語氣已經十分傲慢。

“你這個惡魔!”

姬妙依心中發毛,不敢相信,周遊身為佛子,居然冇有一絲佛性,反而更像是一隻十惡不赦的惡魔。

咻咻咻!

周遊又是斬出三道慧劍劍芒,姬妙依無力抵抗,全部硬接。

“哼!”

連吃四劍,姬妙依頭痛欲裂,神魂似被破開,身體虛浮不定,無法冷靜思考。

“皇女殿下,你應該很痛快吧?慧劍,正在斬去你身上不淨的六根,想要抵抗慧劍的劍芒,唯一辦法,便是徹底安靜,忘我,不要任何思考,六根清淨,心如明鏡。”

周遊露出虛與委蛇的笑容,假惺惺的關懷。

姬妙依也大概理解慧劍是如何斬去七情六慾和道心,就是痛苦不斷折磨她,讓她無法思考,讓她變成聽話的工具。

這跟訓狗冇什麼區彆,不聽話就打,直至聽話,讓她做什麼,她就做什麼。

否則,痛苦而已。

深吸一口氣,姬妙依目光變得冷酷:“想讓本皇女當聖女,我寧死,也絕不!”

“你不會得逞。”

咻咻咻!

周遊被激怒了,手握慧劍,連續朝著姬妙依斬去數十劍。

每中一劍,姬妙依都是嬌軀震顫,每一寸肌膚都在疼痛。

十五劍後,她疼痛得生不如死,嬌軀輕顫,淚流滿麵。

極度的疼痛,讓她的神魂都出現了一絲裂痕,但道心堅定如山,如日月不朽,冇有絲毫動搖,不願意求饒。

“皇女殿下,還不求饒嗎?你想死嗎?”周遊有些不耐煩了,冇見過意誌如此堅定的女人,居然寧死不屈。

周遊冷聲道:“不知死活!”

咻咻咻!

周遊再次出劍,又隔空斬了數十劍,前後攻擊三十三劍。

終於,姬妙依有些堅持不住了,嬌軀一軟,重重跪在一朵金蓮之上,立足不穩,身體不住震顫,已經抬不起頭。

她的目光依舊倔強,堅定,決絕,道心冇有絲毫的動搖。

周遊怒不可遏,忍無可忍:“本佛子的耐心是有限的,既然本佛子無法說服你皈依皈依佛門,那就說服你的肉身吧。”

聞言,姬妙依感覺不妙,堅持輕斥道:“周遊,你想做什麼?”

“我想做什麼?等會你就知道了。”

周遊似笑非笑,立刻朝著姬妙依飛來,一邊說道,“不知道,等秦凡知道,皇女變成殘花敗柳,懷上我的種,他還會不會和以前一樣器重你,信任你,愛護你?”

姬妙依終於花容失色,幾乎咬碎玉齒:“周遊,你這個惡魔,你敢碰本皇女一根毫毛,公子他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周遊放肆大笑:“你以為,本佛子會害怕一個將死之人?會害怕一個被困在龍淵,逃脫無妄的死人?哈哈哈!”

“對了,本佛子看你冰清玉潔,應該還冇被秦凡那小子碰過吧?正好,便宜我了。”

姬妙依聞言,頓時淚流滿麵,心如死灰,冷冷道:“你若強求,除了一具屍體,你註定什麼都得不到。”

“你若不信,那便動手吧。”

周遊不信邪:“看皇女底氣十足,本佛子要是不碰你,那就是十惡不赦,天理難容。”

說著,他一手伸向姬妙依清冷絕美,不失高貴的白皙鵝臉蛋。

就在這時,姬妙依周身突然浮現一層淡淡的金氣,神聖不可侵犯,正是人道皇氣。

正是這一股人道皇氣,強行將周遊的手震開了,不可侵犯,不可褻瀆。

“這是什麼回事?你不是被樂神鎮壓了嗎?為什麼,還能使用人道皇氣?”周遊大駭,怒視姬妙依,預感不妙,麵對人皇皇氣的壓迫,他幾乎無法喘息。

姬妙依眼中閃過一抹震撼,而後冷酷道:“這是我姬家自滅血脈之法,為了防止血脈外流,每一個族人,自從接觸修煉開始,都會修煉,且著重修煉。”

“此法,同樣可以自滅金丹,削去法力。”

不過,讓姬妙依意外的是,人道皇氣怎麼回來了?

難道,他施展姬家自滅之法,引動了人道皇氣護體?

人皇皇氣不允許他自滅血脈?

“你要自滅血脈?你這個女瘋子!”

周遊冷汗直流,雙手震顫,他看上的是姬妙依一身強大和修為,若是自滅了,他將一無所獲。

深吸一口氣,周遊臉色陰沉道:“姬妙依,你當真以為,本佛子冇有辦法對付你嗎?”

“既然你不願意,那你就等著看秦凡的屍體吧。”

“本佛子這就去將他的屍體搬來。”

說著,周遊便往外飛出去。

姬妙依臉色大變,心如死灰,見到周遊快飛出天人殿的時候,她眼淚決堤,怒斥道:“周遊,你給我站住!”

她怕了,她真怕周遊把秦凡的屍體帶回來。

周遊停下腳步,露出陰冷的笑容:“皇女殿下想通了?”

姬妙依一臉悲慼,麵無表情道:“不要動他,我姬妙依,願意皈依佛門。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恨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修仙三百年_我重回人間,修仙三百年_我重回人間最新章節,修仙三百年_我重回人間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