險落行峰 第7章 月下閒聊

小說:險落行峰 作者:三水之南 更新時間:2022-09-23 10:14:30 源網站:siluke

-

蕭行峰道:“原來你也姓蕭呀,葉兒這名字既好聽又可愛!”蕭葉兒笑道:“是呀!所以我給我的蛇寶寶取名“竹葉兒”,這樣我要是闖了禍,彆人告狀時說是葉兒闖禍了,我就可以都推到蛇寶寶身上去!”

兩人一邊說話,一邊並肩走向西北角的山坡。蕭行峰一麵走,一麵想:“我根本不知道怎麼穿越過來的,以前宅在家裡看穿越小說時,那些個穿越者有靈魂穿越的,也有**穿越的。靈魂穿越的好說,都有一個本來的身份可以掩飾;而**穿越就不好說了,要編織謊言來遮掩。我昨日醒來,光溜溜、赤條條什麼東西也冇帶過來,身邊隻有一具古人裝扮的男人屍體,對此方世界毫無瞭解,無論如何編織謊言,日後肯定會漏出馬腳。再說這妹子對自己抱有很大善意,也不好欺騙於她,不然日後不好相見。嗯,據實介紹,少說為妙。”

於是蕭行峰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怎麼來到這裡的,昨日我一醒來,就躺在一處山崖之下,周圍荒無人煙,我隻知自己姓蕭,名行峰,也不知自己來自何方,去往何處。無奈之下四處遊蕩,到得天色變晚,剛好遇上牛有德牛鏢師,幸得他救助。因他正要上月湖宮來,我即認不得路,又無處可去,便跟著他一同前來。”

蕭葉兒睜著一對圓圓的大眼,向他上下打量,甚是好奇,問道:“你真想不起你家人朋友嗎?”蕭行峰道:“是呀!我想來想去想不通,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呀!……”蕭葉兒臉上充滿驚奇的神色道:“你這種情況,我以前聽我爹爹說過,要麼是被人施毒用蠱害了,要麼是腦袋被重物擊打受損了,嗯,也有可能被狐精野鬼迷惑了!”

蕭行峰心想:“這都是你自己說的,反正我順著你說,將來真有露餡,你總不能怪我騙你。”便道:“是嗎?這如何是好?”蕭葉兒難得碰到此等稀奇好玩的事兒,興奮的道:“冇事!冇事!有我呢,我爹爹最擅長於施毒放蠱,等我玩累了回家,就去求我爹爹幫你醫治。若是被狐精野鬼所惑,那也簡單。我們一會兒下山之後,尋幾個道士和尚前來做法唸經,肯定能將其驅逐。”又打量了蕭行峰一下,酸溜溜的道:“你眉清目秀,文質彬彬,那迷惑你的肯定是狐狸精或是漂亮女鬼。”

蕭行峰一看這美少女明言要幫自己尋回記憶,趕緊順杆往上爬,說道:“那先謝謝葉兒妹子啦!”暗道:“謝天謝地!終於抱到一個大腿了。以後如何再想辦法應付罷了。”

蕭葉兒又道:“咱們西照國姓肖的人成千上萬,倒是姓蕭較為少見,說不準,我們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呢。”蕭行峰笑道:“那感情好,那你得叫我做大哥了。你幾歲?”蕭葉兒道:“十六!你呢?”蕭行峰道:“不記得了,應該虛長你幾歲。”

蕭葉兒摘起一片草葉,一段段的扯斷,忽然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居然不會功夫,我總是難以相信。你在騙我,是不是?”

蕭行峰笑了起來,道:“你看我能會武功嗎?要是我會武功的話,肯定不會讓那月湖宮弟子當眾扇一耳光。”蕭葉兒歎道:“你不會武功,這可有些難辦了。”指指東方,道:“你瞧!”

蕭行峰順著她手指瞧去,隻見東邊山腰裡冒起一條條的嫋嫋青煙,共有十餘叢之多,不知道是什麼意思。

蕭葉兒道:“這些青煙是五毒穀在煮煉毒藥,待會用來對付月湖宮的。我隻盼咱們能悄悄溜了出去,彆受到牽累。”

蕭行峰問道:“這種江湖上的凶殺鬥毆,居然如此猖狂嗎?月湖宮中有人殺了五毒穀的人,現今那月湖宮又給五毒穀害了兩條性命。難道冇有官府稟公斷決嗎?如此動不動的便殺人放火?難道冇王法了麼?”

蕭葉兒嘖、嘖、嘖三聲,臉現鄙夷之色,道:“聽你口氣倒像是什麼官府老爺似的。我們老百姓纔不來理你呢。”抬頭看了看天色,指著西南角上,低聲道:“待得有黑雲遮住了月亮,咱們悄悄從這裡出去,五毒穀的人也許就看不見了。”蕭行峰道:“帶著我這累贅能成嗎!”鐘靈眼中露出堅定的神色,道:“段大哥,你不用擔憂。那五毒穀陰險狠辣,剛纔連殺二人的手段,你是親眼見到了的。既然他們都是惡人,我偷偷過去,放蛇咬死他們便成。”說著站起身來,向東走去。

蕭行峰道:“不可亂來!”趕緊起身追去,右手一伸,欲待拉回蕭葉兒。蕭葉兒聽到了背後腳步聲音,待要回頭,右肩已被拉住。蕭葉兒一個轉身,腳下一掃,蕭行峰站立不住,向前撲倒,鼻子撞上山石,登時流出鼻血。他無奈的爬起身來,道:“你反應乾麼如此劇烈?摔得我好痛。”蕭葉兒道:“我要再試你一試,瞧你是假裝呢,還是真的不會武功,我這是為你好。”

蕭行峰忿忿的道:“好什麼?”伸手背在鼻上一抹,隻見滿手是血,鮮血跟著流下,沾得他胸前殷紅一灘。他受傷甚輕,但見血流得這麼多,故作“哎喲、哎喲”的叫了起來。

蕭葉兒倒有些擔心了,忙取出手帕去替他抹血。蕭行峰故作氣惱,伸手一推,道:“不用你來討好,我不睬你。”他不會武功,出手全無部位,隨手推出,手掌正對向她的胸膛。蕭葉兒不及思索,自然而然的反手勾住他手腕,順勢一帶一送,蕭行峰登時又直摔出去,砰的一聲,後腦撞在石上,暈了過去。

蕭葉兒見他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,喝道:“快起來,我有話跟你說。”待見他始終不動,心下有些慌了,過去俯身看時,隻見他雙目上挺,氣息微弱,已然暈了過去,忙伸手捏他人中,又用力搓揉他胸口。

過了良久,蕭行峰才悠悠醒轉,隻覺背心所靠處甚是柔軟,鼻中聞到一陣淡淡的幽香,慢慢睜開眼來,但見蕭葉兒舒了口氣,道:“幸好你冇死。”蕭行峰見自己身子倚靠在她懷中,後腦枕在她腰間,不禁心中一蕩,暗道:“這一撞倒也不虧!”隨即覺得後腦撞傷處陣陣劇痛,忍不住“哎喲”一聲大叫。

蕭葉兒嚇了一跳,道:“怎麼啦?”蕭行峰道:“我……痛得厲害。”蕭葉兒道:“你又冇死,哇哇大叫些什麼?”蕭行峰道:“要是我死了,還能哇哇大叫麼?”

蕭葉兒噗哧一笑,扶起他頭來,隻見他後腦腫起了老大一個血瘤,足足有雞蛋大小,雖不流血,想來也必十分痛楚,嗔道:“誰叫你出手輕薄下流,要是換作了彆人,我當場便即殺了,叫你這什麼摔一交,可還便宜了你呢。”

蕭行峰坐身來,奇道:“我……我輕薄下流了?哪有此事?真是天大的冤枉。”

蕭葉兒於男女之事似懂非懂,聽了他的話,臉上微微一紅,道:“我不跟你說了,總之是你自己不好,誰叫你伸手推我這裡……這裡……”蕭行峰登時省悟,便覺不好意思,要說什麼話解釋,又覺不便措辭,隻道:“我……我當真不是故意的。”說著站起身來。

蕭葉兒也跟站起,道:“不是故意,便饒了你罷。總算你醒了過來,可害我急得什麼似的。”蕭行峰道:“適纔在月湖宮中,若不是你出手相助,我定會多吃幾記耳光,現下你摔了我兩次,咱們大家扯了個直。總之是我命中註定,難逃此劫。”蕭葉兒道:“你這麼說,那是在生我的氣了?”段譽道:“難道你打了我,還要我歡歡喜喜的說:‘姑娘打得好,打得妙’?還要我多謝你嗎?”蕭葉兒拉著他的手,歉然道:“那從今而後,我再也不打你啦。這次你彆生氣吧。”蕭行峰心想:“我怎麼可能生氣?都說打是親罵是愛,我巴不得以後你天天追著打我呢。”心裡話當然不能亂說,隻是故作生氣的道:“除非你給我狠狠的打還兩下。”

蕭葉兒很不願意,但見他怒氣沖沖的轉身欲行,便仰起頭來,說道:“好,我讓你打還兩下就是。不過……不過你出手不要太重。”蕭行峰道:“出手不重,那還算什麼報仇?我是非重不可,要是你不給打,那就算了。”

蕭葉兒歎了口氣,閉了眼睛,低聲道:“好吧!你打還之後,可不能再生氣了。”

過了半晌,冇覺得蕭行峰的手打下來,睜開眼來,隻見他似笑非笑的瞧著自己,蕭葉兒奇道:“你怎麼還不打嗎?”蕭行峰伸出右手小指,在她左右雙頰上分彆輕彈一下,笑道:“就是這麼兩下重的,可痛得厲害麼?”蕭葉兒大喜,開心的笑道:“我早知你這人很好。”

蕭行峰見她站在自己身前,相距不過尺許,吹氣如蘭,越看越美,一時捨不得離開,隔了良久,才道:“好啦,我的大仇也報過了,我們趕緊想法混下山去吧。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恨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險落行峰,險落行峰最新章節,險落行峰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