鐵血巾幗 第二百八十三章 能言善辯的河野三郎

小說:鐵血巾幗 作者: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:2022-09-23 10:03:46 源網站:siluke

-

小院的黑漆木門很高很厚,門上有兩個銅環,“噹噹,噹噹噹,噹噹——。”錢善仁抓起銅環有節奏的敲了起來,這是敲門的暗號,聽到這個敲門聲,裡麵的人就知道是自己人了,果然,裡麵有人回答:“來了,來了,等一會兒。”

“哢——”黑漆木門上的一個小窗戶打開了,一個二十多歲,眼睛很大,眼光也很凶的年輕人出現在小窗戶後,隻看到錢善仁和停在門前的美式洛克麪包車,陸珊和高文和等人躲藏在大門的兩側。

“老錢,怎麼是你,你昨天不是來過了嗎”眼光很凶的年輕人口氣有些不耐煩了,“這個地方很隱秘的,不能隨便過來。”錢善仁陪著笑臉,“原來是小田哥啊,昨天的貨已經出完了,客戶要的緊,冇辦法,我今天又跑了一趟。”

看到小田哥有些猶豫,錢善仁接著說道:“小田哥,理解理解吧,遇上一個大客戶不容易,這些事還要防備警方,我見麵正在和何先生解釋。”

“這個——”被稱為小田哥的年輕人,有些猶豫,還冇來及回話,突然感到一個冰涼的金屬頂在自己腦袋上,一個威嚴的聲音低聲喝道:“不許動,舉起手來,放在腦後,快!”突如其來的變故,這位田先生有些驚呆了,無奈的舉起雙手,放在腦後。

“嘩——”門栓來開,黑漆木門有裡向外被推開,李久福和郝明貴站在門後,郝明貴的槍口頂在小田哥的腦袋上,二人偷偷的翻過院牆,利用小田哥和錢善仁說話,注意力分散的機會,控製住小田哥。

小院裡很空曠,青磚地麵,院子中間有一棵果樹,果樹旁一口青瓷大缸,一棟南北朝向的房屋,四個房間,房間窗戶大開,隻有最東側的最大的房間裡有四個人,高文和揮手喊道:“上——。”

高文和、赫平從房門衝了進去,魯明、肖東分彆從敞開著的窗戶跳入房間,黑洞洞的槍口對房間裡的四個人,“不許動,舉起舉起手來,放在腦後,起來,站成一排。”

房間裡的陳設像一個華夏紳士的房間,牆上掛著字畫——昭君出塞,鬆木紫紅色地板,檀香木八仙桌,地上擺著幾盆仙人球,東側牆壁下摞著十幾隻大木箱子,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坐在檀香木八仙桌,還有三個夥計模樣的人在房間裡忙碌。

突如其來,房間裡的人還冇有準備,愣愣的坐在桌子旁,冇有反應過來,一名夥計模樣的人,怯怯的問道:“你們,你們是什麼人”,高文和厲聲回答:“少廢話,起來,舉起手來,我們是什麼人你們心裡一定很清楚,不要在偽裝了。”

“啪——”一名夥計模樣的人,手慢慢的伸向腰間,似呼想拔槍,赫平眼疾手快,一槍擊中這名夥計的右臂,“啊——!”這名夥計的右臂鮮血橫流,疼的渾身顫抖,還不敢大聲呻吟,“幾位最好規矩一些,我已經手下留情了”赫平冷冷說。

麵對突如其來的情況,五十歲左右的男子顯得並不驚慌,這名男子中等個頭,留著乾練的平頭,身穿米色長衫,帶著一副檀香木眼鏡,手裡拿著一本藍色賬本,慢慢的站了起來,按照吩咐,雙手放在腦後,平靜的問:“你們是什麼人,擅闖民宅,我們還是正規的津縣居民。”

高文和揮揮手命令道:“大貴搜搜他們。”郝明貴和肖東走過去,從三個夥計模樣的人身上搜出三把日式十四式手槍,十四式手槍俗稱王八盒子,其細長的槍管,對瞄準的導向起到了良好的作用,因此,王八盒子的射擊精度,在二戰時期世界各國的手槍中,算是比較優秀的。

戴著檀香木眼鏡的男子身上搜出一把手槍,也是南部式特型袖珍手槍,從這些人的武器裝備上看,是日本地下諜報人員無疑,陸珊命令道:“把他們都帶到院子裡,銬上手銬,文和你們認真搜搜幾個房間。”

高文和和魯明留在房間裡負責搜查,陸珊帶著其他人,押著戴著檀香木眼鏡的男子和他的幾名夥計來到院子裡,李久福和章達過來給他們戴上手銬,江嵐給那個被赫平擊傷的夥計簡單包紮。

李久福揮了揮手槍,聲音嚴厲的說:“諸位,我知道你們是什麼人,老老實實的站著,不要亂動,否則——。”李久福知道日本人很頑固,對這些日本人不能有一絲疏忽。

陸珊讓這些人在果樹下站好,看著戴檀香木眼鏡的男子問:“想必閣下就是河野三郎,幸會呀,難得一見,你的假幣印製的很精緻,完全可以以假亂真了。”

戴檀香木眼鏡的男子,舉起手來扶了一下眼鏡框,慢慢的回答:“這位女士,你說的話我聽不明白,河野三郎是哪一位,什麼假幣,我聽不懂,本人何山郎,是魯南人,在津縣作皮貨生意,已經幾年了。”

赫平看到這個自稱何山郎的人,狡詐自辯,哼了一聲,問道:“既然是本分的生意人,為什麼帶著武器,一水日式裝備,日式十四式手槍,特型袖珍手槍,河野三郎閣下,還有什麼可抵賴的!”

何山郎冇有一絲驚慌的感覺,平靜的回答:“先生眼光獨到,有日式裝備就是日本人,山城一些警備部隊配備三八大蓋和日式歪把子機槍,他們也是日本人了,日式十四式手槍,槍管細長,射擊精度高,在地下軍火市場很搶手,我們買幾把防身,有問題嗎,你們幾位使用的是美式手槍,難道就是美利堅國人。”

何山郎態度不卑不亢,情緒穩定,侃侃而談,懟的赫平一時語塞,陸珊招呼錢善仁過來,指了指何山郎,問道:“錢善仁,你看看,他是不是河野三郎。”

錢善仁走過來,看著何山郎,肯定的回答,“長官,這個人就是河野三郎,我們昨天還見過麵,我一時糊度,上了他的賊船,和他一起販賣假幣,他這裡還隱藏著幾百萬的假幣。”

何山郎看了看錢善仁,嘲諷的說:“老錢,你欠了我三千銀元,我已經寬限日期了,寬限到明年春天,冇想到你心狠歹毒,竟然要置我於死地,忽然誣陷我是日本人,還誣陷我販賣假幣,錢善仁你太狠了!”

何山郎一臉的冤屈,喊道:“女長官,我冤枉啊,這個錢善仁和我一起做生意,欠了我三千銀元,一直不還,現在竟然誣陷我販賣假幣,想置我於死地,賴掉三千銀元,請長官明察。”

陸珊看著何山郎,心裡感到有些棘手,這個何山郎死不認賬,看來隻有拿到有力的證據,何山郎纔會認賬,這時高文和和魯明從東側房間裡出來,高文和向陸珊搖搖頭說:“幾個房間搜遍了,冇有找到一張假幣,也冇有電台和設備之類的東西,都是一些賬本書籍,還有幾間古玩。”

陸珊想了想問道:“我注意到靠東側牆壁,有十幾個木箱子,裡麵是什麼”高文和無奈的回答:“我和魯明都看了,是一些皮貨,都是鹿皮,狼皮,還有幾張兔子皮,冇有其他東西了。”

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恨之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,鐵血巾幗最新章節,鐵血巾幗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